[成功评奖查询系统]
首页 » 学校师生心理 » 什么让我们真正快乐?
什么让我们真正快乐?
发布日期:[13年前 (2007-06-04)]浏览次数:[1201]
 当我们20岁的时候,我们以为一幢房子和一部车子就能带来快乐。而当那一天到来时,我们却又开始奢望第二座房子和一部四轮驱动的好车!” 
  
      谁最快乐——美国人的课题
  “你快乐吗?”这是句问候,还是一个科学命题?我们能够仅凭一时的感觉来回答这个问题,还需要科学家们经过大量的调研来为我们解释“快乐”二字吗?
  然而直到现在,科学界都没有办法给“快乐”一个普遍接受的权威定义,更不用说研究了。人们还是怀疑,“快乐”面前,科学到底有多少用武之地?
  不过,随着近年来几份重量级学术报告的发表,人们开始报以更多的关注。经济学家罗德·莱亚德和精神病学家RajPersaud更是在伦敦经济学院,为“快乐”政治争论不休。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,如果人们说自己是快乐的,那么他们就是快乐的。而心理学家则热衷于区分快乐的程度,是很快乐还是一般快乐?当一个人用“愉快”来形容自己的感受,那么相比一个用“喜悦”来形容的人,是不是大不一样?
  很多时候,快乐有时候只是一种对满意生活的判断,又并不意味着情绪的状态,用不同的词来表达感受并不能说明情绪就一定存在细微的差别,这又是一个矛盾。
  英国的民意调查显示,让人快乐的原因有很多。婚姻可以,宠物也可以,但是孩子却不能够,尽管我们大多以为孩子是快乐的源泉,童年和老年是最快乐的时光,这个调查结果出人意外。
  同时,调查显示,金钱对于快乐没有多大帮助。在英国,1950年以来,人们的收入已经增长了三倍,但是快乐并没有丝毫的增加。那些听闻自己福利彩票中奖的人尽管一时会兴奋异常,一年之内就会恢复正常状态。而在车祸中不幸残疾的人一段时间以后也会恢复快乐。人们猜测,也许一个人能够感觉到多大的快乐,并不受外界的影响,而只是基因的效果,双胞胎通常表现得很类似。
  研究开始停滞不前,直到两个美国心理学家公布他们的研究结果,情况似乎有了一些不同。他们把调研集中在10%非常快乐的人身上,发现这个人群有一个共同点,他们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和朋友、同事们的交往中,极少时间孤单一人。心理学家指出,对于一个情绪低落的人来说,增加社会交往,可以让他重新振作。
  美国人继续他们的研究,而且热情高涨,也正是美国人,第一个把“快乐”当成一个学术课题来研究。
  
      遭受电击的狗试验
  从德国的莱比锡实验室开始,在心理学研究130年的历史中,很少有人提及满意或者快乐——大部分时间,心理学家关心的是软弱和痛苦。
  为什么我们会难过,会担忧,会生气?类似理论充斥着心理学的书籍,几乎没有关于怎样生活得更好的心理学研究出现。像快乐、喜悦、善良、利他主义、英雄主义等正面的话题长久以来都被忽略。甚至于在100份关于怎样处理不安和消沉的学术报告中,可能只有一份是关于正面经验的研究。
  实验心理学的先锋们首先投入了研究。康奈尔大学的爱丽丝·艾生教授和她的同事们发现,积极的情绪让人思考得更快,更富有创造性。艾生将人分为三组,来演示提高反应能力的过程,一组吃糖,一组阅读关于药品的人文陈述,一组什么也不给。结果发现,吃糖的那一组提出了最具有创意的想法,办事也最有效率。
  接着,畅销书——《真实的快乐》的作者马丁·赛莱格曼也加入其中。此前,他因为在动物行为学实验室里发现了“可习得性无助感”而声名雀起。该实验中,他发现,受到电击的狗如果确认自己没有能力躲避,那么他们会放弃努力,被动承受伤害。哪怕之后这些伤害很容易就可以避免。
  类似情况在人身上同样适用,当人们被困难击倒,又无力解决时,他们感觉到“习得性无助”,变得被动,学习能力变缓,不安,沮丧。这个学说变革了行为心理学理论和治疗方法,面对消沉的人,人们不仅要改变他们的行为,而且需要挑战他们的信念和思维方式。
  同时,现实中的确存在一些人不受无助带来的伤害,显示出非常强的阻隔力量,赛莱格曼开始关注这个问题,并把它作为自己的使命。他筹集了几百万美元,用作研究费用,资助全世界50个研究小组150位科学家投入这项实验。四个积极心理学中心成立,这些中心的装潢都采用了非常鲜艳的色彩,科学家们则在墨西哥海滩召开联欢会。
编辑:中国学校教育网